小心剑气小说网 书架

好看的同人重生小说! 更新:2021-09-26 09:09:56

云少爷的剑??#x7389;符传讯
小心剑气蜜 柚 黄 直 播??#x7389;符传讯

蜜柚黄直播??#33258;古修仙之途,无不被玄门世家所把持,非是凡民所能觊觎。来自末日世界的张衍,得到一块神秘残玉之助,却是要以凡民之身逆而争锋,誓要踏出一条属于自己长生大道!……等阶划分:明气、玄光、化丹、元婴、象相、凡蜕、真阳、炼神、至人……书友群:大道争锋【124680866】【217929481】(旧群)

谁是主角
小心剑气谁是主角??#x60ca;天五雷术

谁是主角【全文完】【下本开《第二春》】*酒吧老板娘陈知予身材火辣风情万种,会说会玩会撩汉,一颦一笑间皆是人间绝色。某天,一位贵妇找到了陈知予,出价三百万让她去欺骗一位少年的感情。照片上的少年眉宇极为俊朗,干净的出尘离世,是位谪仙般的人物。看在钱的份上,陈知予接了这个任务,使出浑身解数去接近这位名为季疏白的俊美少年。季疏白虽然清贫,却矢志不渝,陈知予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他拿下。某晚,她完成了任务。清早起床,陈知予身上只穿了一件他的白衬衫,轻启朱唇,语气冷漠无情:“以后别联系了,我根本不爱你。”她本以为季疏白一定会苦苦

空壳子
小心剑气空壳子

空壳子赠我予白简介:主角:徐品羽1V1,超级棒的校园文,清新有ROU,男主腹黑,女主**格超好,该笑时不哭,该哭时连带看的我都掉眼泪。

经典的妄人
小心剑气经典的妄人

意外获得别样的跑腿APP,从此陆川牛逼了!  生前死,入地府,鬼有憾!  什么?你有需求?你有憾事?你的单我接了!  等会……牛头你给我的这条狗有些不对劲啊!  什么?光棍赵狗蛋魂入地府还寂寞难耐,春心萌动想要配阴婚,你tm这奖励不提也罢!  …………  别惹我,我为地府接单,人生自此而变!  读者交流群:614033907  80后老作者,多部百万字完本作品,请大家放心阅读!

太阴之日
小心剑气太阴之日

武道盛世,帝者俯视天下,王者割据一方。五百年前,真武大帝陨落与混乱之地遗留大帝之心,自此无数强者、天才踏上了大帝之路,大陆由此进入前所未有的盛世。在这天才多如狗,妖孽满地走的盛世,无法觉醒星魂的少年周扬悄悄在江南郡一个不起眼的小山中举起了石磨盘…………

远征斗魔文明
小心剑气远征斗魔文明

我心目中的穿越小说,我心目中的修真文明,该有的样子!看看穿越的猪脚如何改变整个世界!等级划分:真气、转元、真元、凝晶、炼身、出神、转仙、地仙、仙人

批次
小心剑气批次

批次生日宴会上,江火和妹妹对着蜡烛同时许愿,想要获天馈赠从头来过。  一觉醒来,江火携系统和妹妹来到了陌生却又熟悉的世界……  “什么?你的愿望竟然是要个姐姐?”江火愤怒的捂住欧派狂吼。  “那个,我不知道要个姐姐就是把哥哥变成姐姐啊!”满脸无辜的江月紧紧抱着江火。  群:901485521

打架
小心剑气打架

打架那并不是她第一次遇见他。只是那次,KTV走廊,他搂着怀里的女孩笑的风情万种。她印象太深刻。后来呢?后来——男友陆司北豪请狐朋狗友,他来晚了。有人喊:“来晚了罚酒啊。”“怎么没带女朋友?”那人淡淡的一笑,“分了。”“嗬,这次几个月?”那人抬眼,声音清淡:“够了啊。”包间里,灯光半明半暗。孟盛楠低着头喝可乐,渗进舌头上却又凉又苦。那时候,她还没意识到,在后来竟会真的非他不可了。

李南
小心剑气李南

李南李承乾:我,李承乾,唐朝好太子。谁赞成,谁反对?

你叫仲幽
小心剑气你叫仲幽

叶天凌为了医治母亲做了上门女婿,无意间获得上古传承,从此开始了超凡的人生,看看风水,医术救美,武道笑傲江湖,不仅站在世界之巅,并且最终抱得美人归……

离奇的挑战
小心剑气离奇的挑战

捉奸不成反被打,机缘巧合获传承,魔瞳神眼掌阴阳,玄功大成俯苍生。赌石捡漏富敌国,妙手圣医扬天下,且看林枫如何逆天崛起,与各色美女恩怨情仇。

北极剑宗
小心剑气北极剑宗

你想要一手帅气的控火异能吗?你想与动物交流吗?你想变身绿巨人吗?还是说你想隐身、透视、掌控风雨雷电?还是想与鬼神亲密接触,如果你想体验作为异能者的快感,完成异于常人的梦想,那请与我联系,我公司有专业的团队为你量身打造异能者体验。另我公司还提供看风水、测运程、定祖宅、寻龙脉、改格局、算流年、抓鬼、渡人等一条龙,价格公道,诚信服务,欢迎来电。

经纪人
小心剑气经纪人

灵药仙符,仙丹灵兽,她苏媚情通通都要,开启刷宝模式,大道路上从头再来,风生水起!曾经的她,是个妖媚至极的狂妄妖女。绝世容颜,惊世才情,却没有得到与之匹配的爱情,反而被众人唾弃,万夫所指。现在的她,浅笑嫣然,冷心冷情,莲花般沉静如水的面容下却是如寒冰入骨般的决然!不再追逐那虚无缥缈的感情,只为求道!此时,细嫩的芊芊食指悠然一指,那些亏欠于她的,又怎么能不一一讨还呢!

包饺子
小心剑气包饺子

世人皆知东厂厂公韩征权倾朝野,心狠手辣,能小儿止啼是人人都避之不及的“九千岁”、“立皇帝”只因一时心软,留下了下属献上的故人之女小对食自此麻烦不断,破例不断,却渐至上瘾韩征:这小丫头不知道我是太监?再撩下去,可就要出事了!施清如:我管你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我这个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上辈子的仇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上辈子对我有恩的你,这辈子我自然也该以身相许!

必须打赢
小心剑气必须打赢

必须打赢陆焉识,大城市的问题少年。容貌俊美,性情阴鸷,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很反感。独独吴知枝,让他领教了什么叫“精神毒品”。吴知枝,他总叫她“无知”。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却总是蓬头,浓妆,黑镜框,校服短短,牛仔脏脏,颓废得就差加一句脑残的非主流座右铭。陆焉识很会聊天。吴知枝心满意足的拆了一包泡椒凤爪。他眼也不抬,“致癌。”吴知枝埋头嘬麻辣烫。他瞅一眼,“喝地沟油。”吴知枝啃火腿热狗。他慢条斯理喝水,“死老鼠肉。”吴知枝气得几乎脸扭曲!妈的,这货真会聊天!日常一:两人一起买菜,见到一种不认识的菜,陆焉识问:“这是韭菜吗?”吴知枝:“喵~”“……”喵?什么鬼?想一想,蹙眉再问:“韭菜?”吴知枝依然:“喵~”陆焉识嘴角抽搐,“无知,你这是傻了吧?”“……”吴知枝翻眼,表情无奈,“我说,这是韭菜苗。”“……”日常二:“除了电影里,现实中没人会等你四五年的,感情这玩意,就是不联系就淡了,散了……”吴知枝刚说完这句话,身后就传来一句熟悉的,“无知。”她一怔,回头。四年时光,他已是商界传奇,褪去了青涩时期所有的煞气与阴郁,望着她,目光湛湛,似静海深流,“你说错了,虽然有些人几年不联系就会淡了,白首如新,但有些人会倾盖如故,就算几年不见,也自带了方圆十公里的思念,诸如,我……”吴知枝惊讶,说不出话。日常三:深夜,他撩开她的发丝,在她脖子上烙下一个吻,“无知,我结婚证上的配偶一栏还是空的。”“结婚证?卧槽!你怎么会有这玩意?”“我有了你,自然就有结婚证……”声音变哑,滚烫的身子压住了她。这是一个关于叛逆少年回归高考与成长的励志故事。女主败絮藏金玉型,聪明有脑,容貌很美很美。男主桀骜不驯叛逆型,很苏很撩。推荐蓝蓝旧文。《暖爱之病娇学神入怀来》——珈蓝《甜妻高不可攀》——珈蓝《吻安,我家学神有点甜》——珈蓝《暖妻在手狂妄爷有》——九序《兰少的呆萌纨绔妻》——九序

齐越归来
小心剑气齐越归来

齐越归来“大清早的刷着牙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武者满天飞的世界我认了,自小父母双亡我也认了,还有一群贪图家产恨我不死的恶毒亲戚我还是认了,可谁能告诉我,这特么的废材主角系统是个什么鬼啊!系统加废材!八百年前就活该饿死啊!有本事你他么给我再来个退婚流啊!什么?真有!别拦我!杂家跟你拼了!”触发任务《惹是生非》:作为废材主角的你生来就有招惹是非的神奇能力,限时六个时辰之内主动惹上一门祸事。“惹事你妹啊!哥我穿越前是五好青年好不好!看看哥胸前的红领巾!红领巾!”触发任务《四海为家》:你向来喜欢游历天下结交朋友,限时六个时辰内前往新的州郡。“不!别拉我出去!我要在家里修炼到毁天灭地再出门!不要拉我!”

阴阳相隔
孙吾阴阳相隔

极限幻想一间荒废的房屋,八个结伴玩耍的学生到里面玩耍,一人打翻了祭品,不道歉反而嘲笑一番。几人在旁边鼓掌,说了些不敬的话,还有胆子小的,跪在地上求饶……  死亡诅咒,从这时开始。  那一天,班级直播经过这个房屋,我们停了下来,王平提议进去,其实原本这并没有什么,可就在他进去后不

动物
面红耳赤动物

biao动物ti回首一瞬,浮云霎那间。死亡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轮回不断,芸芸众生能做的只有放下执念顺其自然。人生失意绝症身死,带着记忆转世重生为白蛇,岁月流逝,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记忆逐渐被兽性压制,蛇就是蛇,永远都不是真正人类。变身女蛇妖寻求仙道。扣群922306767

老界王神
天际舟老界王神

医院临时工刘禹涛,意外获得修真传承,从此过上了不一样的人生。银针治百病,咒法驱鬼神,拳脚震天下。他的头上顶着各类光环,神医,武学宗师,风水大师,鉴宝专家……他神秘莫测,让美女们沉迷探索,不能自拔。他..

一些疑惑
小心剑气一些疑惑

一些疑惑高远好不容易完成了游戏武林豪侠传里的全部成就,就穿越了。他来到了一个武道昌明的平行世界,这里成为武者要通过重重考试,功法丹药可以申请专利,武道高手是人人崇拜的大明星……带来武林豪侠传中全部能力和功法的高远惊觉,这是一个最美好的时代……“喝最烈的酒,赚最多的钱,泡最漂亮的妞,踩最嚣张的对手,装最完美的逼,这就是我!”——高远!

输入页数
(第3/040页)当前20条/页
东北老富婆高潮大叫对白,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2O2O,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老司机,亚洲自偷自偷在线成人网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